• 我還欠你一聲“妹妹”          我9歲那年,她被爸爸媽媽領回了家。          晚上,媽媽讓她和我一塊兒睡。媽媽對她特別好,從箱子里翻出來一個繡花的枕頭,揉揉搓搓好半天,然后輕輕放在床的另一端,對我們說:這是我出嫁時候繡的,一個給大燕枕壞了,這個一直給二...[瀏覽全文]

  • 兄長           幾天前,在精神病院的院子里,我面對我惟一的哥哥,心底便忽然冒出了兄長二字。那時我憂傷無比,如果附近有教堂,我將哥哥送回病房之后,肯定會前去祈禱一番的。           我的禱詞將會很簡單,也很直接:主啊,請保佑我,也保佑我的兄...[瀏覽全文]

  • 母親的三個擁抱        有時候,總是抱怨父母不夠愛我們,其實那些深藏在他們內心的情感遠比我們想象的要濃烈得多……          小時候,我一直覺得自己和母親是有隔閡的。她是醫生,最重要的是她的病人。我的記憶里,她永遠在醫院,或者隨時準...[瀏覽全文]

  • 弟弟小我20歲         也許當最疼自己的父母走后,弟弟——世上最親的那個人,會代替父母照顧大了20歲的姐姐……          突然就不是獨女了          得知自己即將有個弟弟時,常歡沒有任何反應。          這孩子,有點冷。她聽見父親...[瀏覽全文]

  • 投資做一個好爸爸  做一個好爸爸的成本其實很低,但卻是一個男人一生中不可或缺的投資。  1   直到你畢業來到我公司上班,我才發現曾幾何時,你已經是我最熟悉的陌生人了,且隨著認識的加深,我氣憤地看到,你居然是我最厭惡的那種華而不實...[瀏覽全文]

  • 這些年,我就是想背你一次        她和他是孿生姐弟。九歲那年,父親跟另外一個女人好了,要離開家了。她牽著他的小手,很堅定地說:我們跟媽媽。誰知,他突然一點點把自己的小手從她的手里抽出來,然后慢慢挪到父親身邊,小聲說:我跟爸爸。他跟父親走了,她從此怨恨...[瀏覽全文]

  • 地圖上的父愛         6月是父親的節日。想起父親,想起那深藏的關愛,往事就如同漫天飛舞的柳絮,一縷縷在眼前浮現,掙脫不去。          記憶中的父親對我要求極其嚴格。吃飯不能有剩飯,玩耍時不能同小伙伴發生爭執,見了長輩要主動問好,要力所能及地...[瀏覽全文]

  • 我的額吉,親親的額吉        第一次見她,她正站在門口。我大大方方地叫了一聲:媽媽!她拉著我的手,眼睛瞇成一條細細的縫,叫額吉!          于是,我就叫她額吉。這一叫就是十年。          十年前,我和一個叫畢力格的蒙古族小伙子相愛,卻遭到了他父親的堅決反對。他...[瀏覽全文]

  • 睡在大地上        我在心底祝愿那些親愛的民工兄弟,在下一站,還能有粗陋卻溫暖的床墊子可以午休。          單位搞基建這幾天,恰遇高溫,熾熱的中午,紅日似火。網上有消息稱,北京的地面溫度已經高達64℃,創歷史新高。          中午下班,因為有事情耽擱,...[瀏覽全文]

  • 我有一個阿媽拉,她住在日喀則        藏語里,格桑是幸福的意思,梅朵是花。小時候在日喀則,每次問起央吉那些不知名的花草叫什么時,她都會告訴我,它們叫格桑梅朵。而我親愛的阿媽拉,你將是我永遠的格桑梅朵,開遍我生命的每一段歲月。          媽媽格桑拉,媽媽格桑拉,我...[瀏覽全文]

  • 伸手付出真愛         有一位老人,收藏了許多價值連城的古董。他的老伴早死,留下三個孩子,長大后都出了國。孩子不在身邊,所幸還有個學生,跟進跟出地伺候他。          許多人都說:看這年輕人,放著自己的正事不干,成天陪著老頭子,好像很孝順的樣子。誰...[瀏覽全文]

  • 再一次,我會為你改變人生軌跡        弟弟結婚時,她剛剛結束那段無味的婚姻,暫時寄居在娘家。          樓上客廳一側的那間最大的臥室,一直是她的閨房。盡管她在與前夫感情甚好的那段日子里幾乎沒怎么住過娘家,可那間臥室,即便蒙上了厚厚的灰塵,依然是她的私密空間...[瀏覽全文]

  • 相親一輩子         一個秋高氣爽的金秋天氣,父母下田,把只有一歲的她交給了八歲的哥哥看管。          八歲的男孩子,正是貓兒狗兒都討嫌的頑皮年紀。父母囑咐他回家看著正在睡覺的妹妹時,他正在屋外同小伙伴們玩得高興。不想敗了自己玩的興致...[瀏覽全文]

  • 我家最富有的時候          我家最富有的時候,是母親出外拾荒的那五年。          1999年秋,父親猝然離世,家里的重擔落在母親肩膀上。母親簡單料理完喪事后,沒幾日,我就接到河南師范大學的錄取通知書。我上學的前天晚上,母親一夜沒合眼。第二天,母親給...[瀏覽全文]

  • 得寸進尺         女兒出生時,我在從河南開封回來的火車上。到了北京,直奔醫院,隔著哺乳室的玻璃窗,我看到護士抱著的嬰兒,心情不像想象的那樣激動,就覺得是完成了一件事。回家睡了一覺,醒了,還想再看看她,于是,又跑到醫院去。          當時,天已經...[瀏覽全文]

    頁次:1/63 每頁15 總數934    首頁  上一頁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情感故事推薦

網站統計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