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帝問于歧伯曰:余嘗上于清冷之臺,中階而顧,匍匐而前,則惑。余私異之,竊內怪之,獨瞑獨視,安心定氣,久而不解。獨博獨眩,披發長跪,俛而視之,后久之不已也。卒然自上,何氣使然?歧伯對曰:五臟六腑之精氣,皆上注于目而為之精。精之窠...[瀏覽全文]

  •   黃帝曰:余聞腸胃受榖,上焦出氣,以溫分肉,而養骨節,通腠理。中焦出氣如露,上注溪谷,而滲孫脈,津液和調,變化而赤為血。血和則孫脈先滿溢,乃注于絡脈,皆盈,乃注于經脈,陰陽已張,因息乃行。行有經紀,周有道理,與天合同,不得休止。切而...[瀏覽全文]

  •   黃帝曰:余聞九針于夫子,眾多博大矣,余猶不能寤,敢問九針焉生,何因而有名?歧伯曰:九針者,天地之大數也,始于一而終于九。故曰:一以法天,二以法地,三以法人,四以法時,五以法音,六以法律,七以法星,八以法風,九以法野。  黃帝曰:以針應...[瀏覽全文]

  •   黃帝問于歧伯曰:經言夏日傷暑,秋病瘧,瘧之發以時,其故何也?歧伯對曰:邪客于風府,病循膂而下,衛氣一日一夜,常大會于風府,其明日日下一節,故其日作晏,此其先客于脊背也。故每至于風府則腠理開,腠理開則邪氣入,邪氣入則病作,此所以...[瀏覽全文]

  •   黃帝問于歧伯曰:愿聞衛氣之行,出入之合,何如?歧伯曰:歲有十二月,日有十二辰,子午為經,卯酉為緯。天周二十八宿,而一面七星,四七二十八星。房昴為緯,虛張為經。是故房至畢為陽,昴至心為陰。陽主晝,陰主夜。故衛氣之行,一日一夜五...[瀏覽全文]

  •   太一常以冬至之日,居葉蟄之宮四十六日,明日居天留四十六日,明日居倉門四十六日,明日居陰洛四十五日,明日居天宮四十六日,明日居玄委四十六日,明日居倉果四十六日,明日居新洛四十五日,明日復居葉蟄之宮,曰冬至矣。  太一日...[瀏覽全文]

  •   黃帝問于歧伯曰:余欲無視色持脈,獨調其尺,以言其病,從外知內,為之奈何?  歧伯曰:審其尺之緩急小大滑澀,肉之堅脆,而病形定矣。視人之目窠上微癰,如新臥起狀,其頸脈動,時咳,按其手足上,窅而不起者,風水膚脹也。  尺膏滑,其淖澤...[瀏覽全文]

  •   黃帝問于歧伯曰:余聞刺有五節,奈何?歧伯曰:固有五節,一曰振埃,二曰發蒙,三曰去爪,四曰徹衣,五曰解惑。  黃帝曰:夫子言五節,余夫知其意。歧伯曰:振埃者,刺外經去陽病也;發蒙者,刺府輸,去府病也;去爪者,刺關節肢絡也;徹衣者,盡刺諸陽...[瀏覽全文]

  •   黃帝問于少師曰:余嘗聞人有陰陽,何謂陰人?何謂陽人?少師曰:天地之間,六合之內,不離于五,人亦應之,非徒一陰一陽而已也,而略言耳,口弗能遍明也。  黃帝曰:愿略聞其意,有賢人圣人,心能備而行之乎?少師曰:蓋有太陰之人,少陰之人,太陽...[瀏覽全文]

  •   黃帝問于歧伯曰:余聞九針于夫子眾多矣,不可勝數,余推而論之,以為一紀,余司誦之,子聽其理,非則語余,請正其道,令可久傳后世無患,得其人乃傳,非其人勿言。歧伯稽首再拜曰:請聽圣王之道。  黃帝曰:用針之理,必知形氣之所在,左右上...[瀏覽全文]

  •   黃帝問于歧伯曰:寒熱瘰□在于頸腋者,皆何氣使生?歧伯曰:此皆鼠□,寒熱之毒氣也,留于脈而不去者也。  黃帝曰:去之奈何?歧伯曰:鼠□之本,皆在于臟,其末上出于頸腋之間,其浮于脈中而未內著,于肌肉而外為膿血者,易去也。  黃帝...[瀏覽全文]

  •   黃帝問于伯高曰:夫邪氣之客人也,或令人目不瞑,不臥出者,何氣使然?伯高曰:五谷入于胃也,糟粕、津液、宗氣,分為三隧。故宗氣積于胸中,出于喉嚨,以貫心脈,而行呼吸焉。營氣者,泌其津液,注之于脈,化以為血,以榮四末,內注五臟六腑,以應...[瀏覽全文]

  •   黃帝曰:氣為上膈者,食飲入而還出,余已知之矣。蟲為下膈。下膈者,食晬時乃出,余未得其意,愿卒聞之。歧伯曰:喜怒不適,食飲不節,寒溫不時,則寒汁流于腸中,流于腸中則蟲寒,蟲寒則積聚,守于下管,則腸胃充郭,衛氣不營,邪氣居之。人食則...[瀏覽全文]

  •   黃帝問于少師曰:人之卒然憂恚,而言無音者,何道之塞?何氣出行?使音不彰?愿聞其方。少師答曰:咽喉者,水谷之道也。喉嚨者,氣之所以上下者也。會厭者,聲音之戶也。口唇者,聲音之扇也。舌者,聲音之機也。懸壅垂者,聲音之關者。頏顙...[瀏覽全文]

  •   黃帝問于歧伯曰:夫百病之始生也,皆于風雨寒暑,清濕喜怒,喜怒不節則傷臟,風雨則傷上,清濕則傷下。三部之氣所傷異類,愿聞其會。歧伯曰:三部之氣各不同,或起于陰,或起于陽,請言其方。喜怒不節則傷臟,臟傷則病起于陰也,清濕襲虛,則...[瀏覽全文]

    頁次:1/11 每頁15 總數162    首頁  上一頁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黃帝內經推薦

網站統計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