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散文集林清玄
詳細列表頁
  •   我有一個風鈴,是朋友從歐洲帶回來送我的,風鈴由五條鋼管組成,外形沒有什么特殊,特殊的是,垂直掛在風鈴下的木片,薄而寬闊,大約有兩個手掌寬。   由于那用來感知風的木片巨大,因此風鈴對風非常地敏感,即使是極稀微的風,它...[瀏覽全文]

  •   臺灣人自稱“番薯仔”,那是因為番薯在農村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番薯葉子叫作過溝菜,非常甜姜,帶著微微苦甘味,是一年四季不缺的。   番薯的吃法,在鄉下可以寫成一本食譜,番薯餅、番薯糕、番薯糖、番...[瀏覽全文]

  •   小時候最盼望的是過年,因為可以買一年一套的新衣服,到了年底,幾乎每天都會嗅到新衣服那種棉香了。   布鞋也是一年只買一次,穿到破了,只好赤腳去上學,期待新年趕緊到。   我還記得那時我們買的卡其制服叫作“...[瀏覽全文]

  •   媽媽打電話來,叫我下次回去時再買兩罐大的胃散回家,因為上回我買的胃散已經吃完了。   “怎么會呢?我不是才買回去沒多久嗎?”   媽媽說:“因為那些囡仔都愛吃胃散,平時都吃著玩,很快就吃完了。&rdq...[瀏覽全文]

  •   小學的時候不知道為什么,所有的小學生寫作文、日記、周記,一開始都是“光陰似箭,日月如梭”。   其實,那時候很多人沒射過箭,也沒有見過織布的梭子。   到四年級,我們的導師才嚴格規定:不論是作文、日記...[瀏覽全文]

  •   昔時鄉間有一種專門挑水肥的人,他們每隔一星期會來家里“擔肥”,也就是把糞坑的屎尿挑到田野去施肥,因此我們常會和他們在田間小路不期而遇。   小孩子貪甜惡咸,喜香怨臭,很討厭水肥的味道,我們只要看見挑...[瀏覽全文]

  •   我媽媽是典型的農家婦女,從前的農家婦女幾乎是從不休息的,她們除了帶養孩子,還要耕田種作。為了增加收入,她們要養豬種菜做副業;為了減少開支,她們夜里還要親自為孩子縫制衣裳。   記憶中,我的媽媽總是忙碌不堪,有幾個...[瀏覽全文]

  •   我很喜歡英國詩人布雷克的一首短詩:   被獵的兔每一聲叫,   就撕掉腦里的一根神經;   云雀被傷在翅膀上,   一個天使止住了歌唱。   因為在短短的四句詩里,他表達了一個詩人悲天憫人的胸懷,看到被獵的兔子和...[瀏覽全文]

  •   臺灣登山界流傳著一個故事,一個又美麗又哀愁的故事。   傳說有一位青年登山家,有一次登山的時候,不小心跌落在冰河之中;數十年之后,他的妻子到那一帶攀登,偶然在冰河里找到已經被封凍了幾十年的丈夫。這位埋在冰天雪...[瀏覽全文]

  •   午后三點,天的遠方擂過來一陣轟隆隆的雷聲。   有經驗的農人都知道,這是一片欲雨的天空,再過一刻鐘,西北雨就會以傾盆之勢籠罩住這四面都是山的小鎮,有經驗的燕子也知道,它們紛紛從電線上剪著尾羽,飛進了筑在人家屋檐...[瀏覽全文]

  •   一對瓷器做成的鴛鴦,一只朝東,一只向西,小巧靈動,仿佛剛剛在天涯的一角交會,各自輕輕拍著羽翼,錯著身,從水面無聲劃過。   這一對鴛鴦關在南京東路一家寶石店中金光閃爍的櫥窗一角,它鮮艷的色彩比珊瑚寶石翡翠還要燦亮...[瀏覽全文]

  •                          每到冬寒時節,我時常想起幼年時候,坐在老家西廂房里,一家人圍著大灶,吃母親做的冰糖芋泥。事隔二十幾年,每回想起,齒頰還會涌起一片甘香?! ∮袝r候沒事,讀書到深夜,我也會學著媽媽的方法,熬一碗...[瀏覽全文]

  •   在我的老家,母親還保存著許多十幾二十年前的器物,其中有許多是過了時,到現在已經毫無用處的東西,有一件,是母親日日還用著的葫蘆瓢子。她用這個瓢子舀水煮飯,數十年沒有換過,我每次看她使用葫蘆瓢子,思緒就仿佛穿過時空,...[瀏覽全文]

  •   在我的故鄉,有一彎小河。   小河穿過山道、穿過農田、穿過開滿小野花的田原。晶明的河水中是累累的卵石,石上的水邁著不整齊的小步,響著琮琮的樂聲,一直走出我們的視野。   在我童年的認知里,河是沒有歸宿的,它的...[瀏覽全文]

  •   最近在年輕人中流行著一首歌,是羅大傷作的《戀曲一九八○》。這首歌旋律纏綿,被稱為臺灣的新搖滾樂,但是它歌詞里所含的意思是叫人吃驚的,我且抄錄幾句:   “愛情這東西我明白,但永遠是什么?”   “...[瀏覽全文]

    頁次:1/7 每頁15 總數105    首頁  上一頁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隨機推薦

網站統計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