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散文集余秋雨
詳細列表頁
  •     今天暫換一個方向,去加沙地帶。    這是目前世界上最敏感的地區,一到關口就感到氣氛遠比約旦河西岸和戈蘭高地緊張。    迎面是一個架勢很大的藍灰色關卡,以色列士兵荷槍實彈地站了三個層次。頭頂崗樓上的機槍...[瀏覽全文]

  •     現代有學者根據金字塔所包含的各種建造數據與天體運行規則的對應性、預見性,斷言這是古人對后人的一種智能遺囑。    這用我的話來說就是,它們就像用巨石筑建的《易經》,后人讀得懂就讀,讀不懂就獨處一隅,等待著更...[瀏覽全文]

  •     自從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一群恐怖分子在盧克索殺害六十四名各國游客,埃及旅游業一敗涂地,第二年游客只剩下以往年份的二十分之一,嚴重打擊了埃及的經濟收入和國際形象。由于恐怖分子當時就在警方的圍捕中全部被擊斃,至...[瀏覽全文]

  •     四周仍是茫茫沙漠,但與別處不同的是,每隔幾百米就有一個藍色的小鐵絲網,里邊有一個水龍頭。再往前,一個個塑料棚多起來了,棚外滾動著遺落的香瓜和西紅柿。不久見到了村莊,綠樹茂密、鮮花明麗,但一看它們根部,仍然是灼灼...[瀏覽全文]

  •     進入主廳,每個男人都要從一位老漢手中接過一頂黑色小紙帽戴上。主廳黝暗,像一個巨大的洞窟。屋頂有一扇窗,一束光亮進入,直照地下一座長明火炬?;鹧嫒嫉脤庫o,不露聲色地把鑄刻在地上的那些"現代地獄"的地名一一顯現...[瀏覽全文]

  •     但是,就埃及而言,克里奧佩屈拉還年輕得不值一提。我們為尋找希臘文化的源頭而來,在法老面前,連那些長髯飄飄的希臘哲人全都成了毛孩子。從希臘跨越到埃及,也就是把    我們的考察重心從兩千五百年前回溯到四千七百...[瀏覽全文]

  •     見面知,《朝日新聞》在世界各國選了十個人,讓他們在二○○○年開頭十天依次發    表對新世紀的看法,不知怎么竟選上了我。這就把身為中國總局局長的加藤先生急壞了,先到上海找我,沒找到,后來終于在香港大體摸清了我...[瀏覽全文]

  •     北極圈的歐洲一側,二千年的最后幾天,我站在雪地里。    現在人們到北極、南極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難事了,但一般都會選在夏天。聽說我們要在冬天最冷的日子里闖北極,一路上不知有多少人來勸阻,可惜已經勸不住了?;?..[瀏覽全文]

  •     廢墟吞沒了我的企盼,我的記憶。片片瓦礫散落在荒草之間,斷殘的石柱在夕陽下站立,書中的記載,童年的幻想,全在廢墟中殞滅。昔日的光榮成了嘲弄,創業的祖輩在寒風中聲聲咆哮。夜臨了,什么沒有見過的明月苦笑一下,躲進云層...[瀏覽全文]

  •     一九九四年春天一個寒冷的雨夜,我與《文匯報》記者徐民先生在上海好望角賓館相鄰而居。直到深更半夜,徐先生還坐在我的房間里詢問我一些問題。    徐先生問:“這些年海內外對你的散文評論很多,你如何評論自...[瀏覽全文]

  •     在總體計劃上,這本書是我以直接感悟方式探訪中華文明的第二階段記述。第一階段的記述是《文化苦旅》,那本書中的我,背負著生命的困惑,去尋找一個個文化遺跡和文化現場,然后把自己的驚訝和感動告訴讀者。但是等到走完...[瀏覽全文]

  •     我笑著搖了搖頭,心想,前一輩子,我身邊居然坐著你?我們坐在河邊干啥?你會不會見到別人也這么說?    看得出,他對我的反應非常失望,立即滿臉冷漠。我想,剛還說前一輩子在河邊一起坐了那么多年,今天突然相逢,怎么轉眼就冷漠...[瀏覽全文]

  •     目的是去尋找人類古代文明的路基,卻發現竟然有那么多路段荒草迷離、戰壕密布、盜匪出沒。吉普車的車輪緊貼著地面一公里、一公里地碾過去,完全不知道下一公里會遇到什么,所知道的只是一串串真實的恐怖故事:這里,宗教...[瀏覽全文]

  •     幾位重要的朋友動員我出這樣一本書。他們告訴我,我的那些老對手最近有了新的動向,盜版的重心已經從文集轉向文選。我問為什么,他們說:“你的文集出了好多本,一般讀者出門在外圖輕便,更愿意買文選。”因此,朋...[瀏覽全文]

  •     我想,任何一個真實的文明人都會自覺不自覺地在心理上過著多種年齡相重迭的生活,沒有這種重迭,生命就會失去彈性,很容易風干和脆折。但是,不同的年齡經常會在心頭打架,有時還會把自己弄得挺苦惱。例如連續幾個月埋首于...[瀏覽全文]

    頁次:1/26 每頁15 總數382    首頁  上一頁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隨機推薦

網站統計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