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散文集朱自清
詳細列表頁
  • 歇卜士太太(Mrs.Hibbs)沒有來過中國,也并不怎樣喜歡中國,可是我們看,她有中國那老味兒。她說人家笑她母女是維多利亞時代的人,那是老古板的意思;但她承認她們是的,她不在乎這個。   真的,圣誕節下午到了她那間黯淡的飯廳里,那家具,那人...[瀏覽全文]

  • 不管我們相信有鬼或無鬼,我們的話里免不了有鬼。我們話里不但有鬼,并且鑄造了鬼的性格,描畫了鬼的形態,賦予了鬼的才智。憑我們的話,鬼是有的,并且是活的。這個來歷很多,也很古老,我們有的是鬼傳說,鬼藝術,鬼文學。但是一句話,我...[瀏覽全文]

  •         有自己才有別人,也有別人才有自己。人人都懂這個道理,可是許多人不能行這個道理。本來自己以外都是別人,可是有相干的,有不相干的??梢哉f是“我的”那些,如我的父母妻子,我的朋友等,是相干的別人,其余的是不相干...[瀏覽全文]

  • 誠偽是品性,卻又是態度。從前論人的誠偽,大概就品性而言。誠實,誠篤,至誠,都是君子之德;不誠便是詐偽的小人。品性一半是生成,一半是教養;品性的表現出于自然,是整個兒的為人。說一個人是誠實的君子或詐偽的小人,是就他的行跡總...[瀏覽全文]

  • 做作就是“佯”,就是“喬”,也就是“裝”。蘇北方言有“裝佯”的話,“喬裝”更是人人皆知。舊小說里女扮男裝是喬裝,那需要許多做作。難在裝得像。只看坤角兒扮須生的...[瀏覽全文]

  • 馮友蘭先生在《新事論·贊中華》篇里第一次指出現在一般人對于青年的估價超過老年之上。這扼要的說明了我們的時代。這是青年時代,而這時代該從五四運動開始。從那時起,青年人才抬起了頭,發現了自己,不再僅僅的做祖...[瀏覽全文]

  • 去年暑假到上海,在一路電車的頭等里,見一個大西洋人帶著一個小西洋人,相并地坐著。我不能確說他倆是英國人或美國人;我只猜他們是父與子。那小西洋人,那白種的孩子,不過十一二歲光景,看去是個可愛的小孩,引我久長的注意。他戴...[瀏覽全文]

  • 今天是個下雨的日子。這使我想起了白馬湖;因為我第一回到白馬湖,正是微風飄蕭的春日。   白馬湖在甬紹鐵道的驛亭站,是個極小極小的鄉下地方。在北方說起這個名字,管保一百個人一百個人不知道。但那卻是一個不壞的地方...[瀏覽全文]

  • 重慶的大,我這兩年才知道。從前只知重慶是一個島,而島似乎總大不到哪兒去的。兩年前聽得一個朋友談起,才知道不然。他一向也沒有把重慶放在心上。但抗戰前二年走進夔門一看,重慶簡直跟上海差不多;那時他確實吃了一驚。我去...[瀏覽全文]

  • 我生平怕看見干笑,聽見敷衍的話;更怕冰擱著的臉和冷淡的言詞,看了,聽了,心里便會發抖。至于慘酷的佯笑,強烈的揶揄,那簡直要我全身都痙攣般掣動了。在一般看慣、聽慣、老于世故的前輩們,這些原都是“家常便飯”,很用...[瀏覽全文]

  • 二十六年七月二十七日的下午,風聲很緊,我們從西郊搬到西單牌樓左近胡同里朋友的屋子里。朋友全家回南,只住著他的一位同鄉和幾個仆人。我們進了城,城門就關上了。街上有點亂,但是大體上還平靜。聽說敵人有哀的美敦書給我們...[瀏覽全文]

  • 三月十八是一個怎樣可怕的日子!我們永遠不應該忘記這個日子!   這一日,執政府的衛隊,大舉屠殺北京市民——十分之九是學生!死者四十余人,傷者約二百人!這在北京是第一回大屠殺!   這一次的屠殺,我也在場,幸而直...[瀏覽全文]

  •   十八日奉教職員公會會長馮芝生先生之命,攜帶同仁捐款二千元,前往綏遠及平地泉慰勞前方抗戰將士。晚六時許,在清華園站上車,偕行者有學生自治會代表王達仁先生,燕大中國教職員會代表梅貽寶先生,學生會代表朱燾譜先生,新...[瀏覽全文]

  •   我與王善瑾君相處確只一年,但知道他是一個勤苦好學而又具有正確判斷力的人。   他現在死了!他的朋友告訴我他的死信的時候,真使我失驚:這樣一個有為的青年,竟這樣草草完了他的一生!生死的道理,真是參不透的么?   ...[瀏覽全文]

  • 劉云波是成都的一位婦產科女醫師,在成都執行醫務,上十年了。她自己開了一所宏濟醫院,抗戰期中兼任成都中央軍校醫院婦產科主任,又兼任成都市立醫院婦產科主任。勝利后軍校醫院復員到南京,她不能分身前去,去年又兼任了成都高...[瀏覽全文]

    頁次:1/7 每頁15 總數105    首頁  上一頁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隨機推薦

網站統計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