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凡世莫不以其所以亂者治,故小治而小亂,大治而大亂,人主莫能世治其民,世無不亂之國。奚謂以其所以亂者治?夫舉賢能,世之所治也,而治之所以亂。世之所謂賢者,言正也;所以為善正也,黨也。聽其言也,則以為能;問其黨,以為然。故貴之...[瀏覽全文]

  •   公問于公孫鞅曰:“法令以當時立之者,明旦欲使天下之吏民皆明知而用之,如一而無私,奈何”?  公孫鞅曰:為法令,置官吏,樸足以知法令之謂者,以為天下正,則奏天子。天子則各主法令之,皆降,受命,發官。各主法令之民,敢忘行主法令之...[瀏覽全文]

  •   古者未有君臣、上下之時,民亂而不治。是以圣人列貴賤,制爵位,立名號,以別君臣上下之義。地廣,民眾,萬物多,故分五官而守之。民眾而奸邪生;故立法制、為度量以禁之。是故有君臣之義、五官之分、法制之禁,不可不慎也。  處...[瀏覽全文]

  •   人主之所以禁使者,賞罰也。賞隨功,罰隨罪。故論功察罪,不可不審也。夫賞高罰下,而上無必知其道也,與無道同也。  凡知道者,勢、數也。故先王不恃其強,而恃其勢;不恃其信,而恃其數。今夫飛蓬遇飄風而行千里,乘風之勢也;探淵...[瀏覽全文]

  •   昔者昊英之世,以代木殺獸,人民少而木獸多,黃帝之世,不麛不卵,官無供備之民,死不得用槨。事不同,皆王者,時異也。神農之世,男耕而食,婦織而衣;刑政不用而治,甲兵不起而王。神農既沒,以強勝弱,以眾暴寡,故黃帝作為君臣上下之義、義...[瀏覽全文]

  •   四境之內,丈夫女子皆有名于上,生者著,死者削。  其有爵者乞無爵者以為庶子,級乞一人。其無役事也,其庶子役其大夫月六日;其役事也,隨而養之軍。  爵自一級已下至小夫,命曰校、徒、操,出公;爵自二級已上至不更,命曰卒。其...[瀏覽全文]

  •   民弱國強,國強民弱。故有道之國,務在弱民。樸則強,淫則弱。弱則軌,淫則越志。弱則有用,越志則強。故曰:以強去強者,弱;以弱去強者,強。  民,善之則親,利之用則和。用則有任,和則匱,有任乃富于政。上舍法,任民之所善,故奸多。 ...[瀏覽全文]

  •   民之外事,莫難于戰,故輕法不可以使之。奚謂輕法?其賞少而威薄、淫道不塞之謂也。奚謂淫道?為辯知者貴、游宦者任、文學私名顯之謂也。  三者不塞,則民不戰而事失矣。故其賞少,則聽者無利也;威薄,則犯者無害也。故開淫道...[瀏覽全文]

  •   靳令,則治不留;法平,則吏無奸。法已定矣,不以善言害法。任功,則民少言;任善,則民多言。行治曲斷,以五里斷者王,以十里斷者強,宿治者削。以刑治,以賞戰,求過不求善。故法立而不革,則顯,民變誅,計變誅止。貴齊殊使,百都之尊爵厚祿以...[瀏覽全文]

  •   國之所以治者三:一日法,二日信,三日權。法者,君臣之所共操也;信者,君臣之所共立也;權者,君之所獨制也,人主失守則危。君臣釋法任私必亂。故立法明分,而不以私害法,則治。權制獨斷于君則威。民信其賞,則事功成;信其刑,則奸無端。...[瀏覽全文]

  •   地方百里者,山陵處什一,藪澤處什一,藪谷流水處什一,都邑蹊道處什一,惡田處什二,良田處什四,以此食作夫五萬,其山陵、藪澤、谿谷可以給其材,都邑蹊道足以處其民,先王制土分民之律也。  今秦之地,方千里者五,而谷土不能處二,田...[瀏覽全文]

  •   圣人之為國也,壹賞,壹刑,壹教。壹賞則兵無敵,壹刑則令行,壹教則下聽上。夫明賞不費,明刑不戮,明教不變,而民知于民務,國無異俗。  明賞之猶至于無賞也,明刑之猶至于無刑也,明教之猶至于無教也。  所謂壹賞者,利祿官爵摶出...[瀏覽全文]

  •   凡用兵,勝有三等,若兵未起則錯法,錯法而俗成,而用具。此三者必行于境內,而后兵可出也。行三者有二勢:一曰輔法而法行,二曰舉必得而法立。故恃其眾者謂之葺,恃其備飾者謂之巧,恃譽目者謂之詐。此三者,恃一,因其兵可禽也。故曰...[瀏覽全文]

  •   四戰之國貴守戰,負海之國貴攻戰。四戰之國,好舉興兵以距四鄰者,國危。四鄰之國一興事,而己四興軍,故曰國危。四戰之國,不能以萬室之邑舍鉅萬之軍者,其國危。故曰:四戰之國務在守戰。  守有城之邑,不如以死人之力與客生力...[瀏覽全文]

  •   天地設而民生之。當此之時也,民知其母而不知其父,其道親親而愛私。  親親則別,愛私則險。民眾,而以別、險為務,則民亂。當此時也,民務勝而力征。務勝則爭,力征則訟,訟而無正,則莫得其性也。故賢者立中正,設無私,而民說仁。...[瀏覽全文]

    頁次:1/2 每頁15 總數24    首頁  上一頁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商君書推薦

網站統計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