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甄后惠而有色,先為袁熙妻,甚獲寵。曹公之屠鄴也,令疾召甄,左右白:“五官中郎已將去。”公曰:“今年破賊正為奴。”  荀奉倩與婦至篤,冬月婦病熱,乃出中庭自取冷,還以身熨之。婦亡,奉倩后少時亦卒。以是獲譏于世。奉倩曰...[瀏覽全文]

  •   孫秀既恨石崇不與綠珠,又憾潘岳昔遇之不以禮。后秀為中書令,岳省內見之,因喚曰:“孫令,憶疇昔周旋不?”秀曰:“中心藏之,何日忘之?”岳于是始知必不免。后收石崇、歐陽堅石,同日收岳。石先送市,亦不相知。潘后至,石謂潘曰:“安...[瀏覽全文]

  •   魏文帝忌弟任城王驍壯。因在卞太后合共圍棋,并啖棗,文帝以毒置諸棗蒂中。自選可食者而進,王弗悟,遂雜進之。既中毒,太后索水救之。帝預敕左右毀瓶罐,太后徒跣趨井,無以汲。須臾,遂卒。復欲害東阿,太后曰:“汝已殺我任城,不得...[瀏覽全文]

  •   王敦初尚主,如廁,見漆箱盛乾棗,本以塞鼻,王謂廁上亦下果,食遂至盡。既還,婢擎金澡盤盛水,琉璃碗盛澡豆,因倒箸水中而飲之,謂是乾飯。群婢莫不掩口而笑之。  元皇初見賀司空,言及吳時事,問:“孫皓燒鋸截一賀頭,是誰?”司空未得...[瀏覽全文]

  •   魏武有一妓,聲最清高,而情性酷惡。欲殺則愛才,欲置則不堪。于是選百人一時俱教。少時,還有一人聲及之,便殺惡性者。  王藍田性急。嘗食雞子,以箸刺之,不得,便大怒,舉以擲地。雞子于地圓轉未止,仍下地以屐齒蹍之,又不得,瞋甚...[瀏覽全文]

  •   王平子形甚散朗,內實勁俠。  袁悅有口才,能短長說,亦有精理。始作謝玄參軍,頗被禮遇。后丁艱,服除還都,唯赍戰國策而已。語人曰:“少年時讀論語、老子,又看莊、易,此皆是病痛事,當何所益邪?天下要物,正有戰國策。”既下,說司...[瀏覽全文]

  •   和嶠性至儉,家有好李,王武子求之,與不過數十。王武子因其上直,率將少年能食之者,持斧詣園,飽共啖畢,伐之,送一車枝與和公。問曰:“何如君李?”和既得,唯笑而已。  王戎儉吝,其從子婚,與一單衣,后更責之。  司徒王戎,既貴且富...[瀏覽全文]

  •   石崇每要客燕集,常令美人行酒。客飲酒不盡者,使黃門交斬美人。王丞相與大將軍嘗共詣崇。丞相素不能飲,輒自勉強,至于沉醉。每至大將軍,固不飲,以觀其變。已斬三人,顏色如故,尚不肯飲。丞相讓之,大將軍曰:“自殺伊家人,何預卿...[瀏覽全文]

  •   諸葛瑾為豫州,遣別駕到臺,語云:“小兒知談,卿可與語。”連往詣恪,恪不與相見。后于張輔吳坐中相遇,別駕喚恪:“咄咄郎君。”恪因嘲之曰:“豫州亂矣,何咄咄之有?”答曰:“君明臣賢,未聞其亂。”恪曰:“昔唐堯在上,四兇在下。”答...[瀏覽全文]

  •   王太尉問眉子:“汝叔名士,何以不相推重?”眉子曰:“何有名士終日妄語?”  庾元規語周伯仁:“諸人皆以君方樂。”周曰:“何樂?謂樂毅邪?”庾曰:“不爾。樂令耳!”周曰:“何乃刻畫無鹽,以唐突西子也。”  深公云:“人謂庾元規...[瀏覽全文]

  •   魏武少時,嘗與袁紹好為游俠,觀人新婚,因潛入主人園中,夜叫呼云:“有偷兒賊!”青廬中人皆出觀,魏武乃入,抽刃劫新婦與紹還出,失道,墜枳棘中,紹不能得動,復大叫云:“偷兒在此!”紹遑迫自擲出,遂以俱免。  魏武行役,失汲道,軍皆渴,乃...[瀏覽全文]

  •   諸葛宏在西朝,少有清譽,為王夷甫所重,時論亦以擬王。后為繼母族黨所讒,誣之為狂逆。將遠徙,友人王夷甫之徒,詣檻車與別。宏問:“朝廷何以徙我?”王曰:“言卿狂逆。”宏曰:“逆則應殺,狂何所徙?”  桓公入蜀,至三峽中,部伍中有...[瀏覽全文]

  •   陳留阮籍,譙國嵇康,河內山濤,三人年皆相比,康年少亞之。預此契者:沛國劉伶,陳留阮咸,河內向秀,瑯邪王戎。七人常集于竹林之下,肆意酣暢,故世謂“竹林七賢。”  阮籍遭母喪,在晉文王坐進酒肉。司隸何曾亦在坐,曰:“明公方以孝...[瀏覽全文]

  •   晉文王功德盛大,坐席嚴敬,擬于王者。唯阮籍在坐,箕踞嘯歌,酣放自若。  王戎弱冠詣阮籍,時劉公榮在坐。阮謂王曰:“偶有二斗美酒,當與君共飲。彼公榮者,無預焉。”二人交觴酬酢,公榮遂不得一杯。而言語談戲,三人無異。或有...[瀏覽全文]

  •   彈棋始自魏宮內,用妝奩戲。文帝于此戲特妙,用手巾角拂之,無不中。有客自云能,帝使為之。客箸葛巾角,低頭拂棋,妙踰于帝。  陵云臺樓觀精巧,先稱平眾木輕重,然后造構,乃無錙銖相負揭。臺雖高峻,常隨風搖動,而終無傾倒之理。...[瀏覽全文]

    頁次:1/3 每頁15 總數36    首頁  上一頁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世說新語推薦

網站統計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