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母官,天子臣。  朱筆直,烏紗真。  冰心一片奉日月,  鐵面千古驚鬼神。  這詩單表大唐名臣狄仁杰狄公居官清正,仁慈愛民,義斷曲直,扶著鋤惡的高風亮操。看官但知狄公乃盛唐名相,國之鼎鼐,他出為統帥,人為宰輔,執朝...[瀏覽全文]

  •   驛車轔轔,黃土飛揚,出潼關、過黃河,沿著一條橫貫中原的古老官道慢慢向東而行。狄公與老家人洪亮曉行夜宿,不覺已過七天。  這一日已到了兗州地界。傍午時分驛車馳入了一座猛惡林子,四面只見古木參天,濃蔭匝地,不辨天光...[瀏覽全文]

  •   第三天日落時分,狄公一行到了蓬萊縣城。蓬萊縣濱臨海灣,距城廂約九里內河流出海口處有著名的蓬萊要塞炮臺,要塞隸屬平海軍,負責屏衛海疆,管理外國通商,設關征稅,緝查違禁等一應事務。蓬萊縣衙的職司則在清肅城鄉,宣導德化...[瀏覽全文]

  •   莫非這行院內果真有鬼?王立德死不瞑目,其一一魂竟然夜夜游蕩于此,欲吐一腔冤屈。――狄公雖同孔子先師一樣對鬼神持一個存而不論的態度,但每逢真遇了鬼神卻不是敬而遠之,反是疑而近之,逐奇而尋之,務必探明虛實,追出究竟。...[瀏覽全文]

  •   傍晚,街市上店肆紛紛上門,而酒樓飯館正是生意興隆之時。喬泰、馬榮喬裝一番離了縣衙興沖沖迎上街來。只想挑一個小酒店飽餐些海貨風味,便各處轉轉。  兩人繞到市里鬧熱處,卻見店鋪都關門了,正覺掃興,忽見大街隅角處有...[瀏覽全文]

  •   夜色漸深,大街上車馬在來,行人漸多。穿扮奇異的香客也各各設下貨攤,貨攤邊往往點起一盞五彩玻璃燈,光明通亮,晃人眼目。  橫街轉角上有一爿大酒家還開著,招牌上掛起“陶朱居”三個金字,生意兀的興隆。喬氛馬榮拂起珠簾...[瀏覽全文]

  •   喬泰、馬榮回到縣衙,見內行書齋尚亮著燈火,它進去稟報。  狄公正與洪參軍在談論王縣令的案情,見他們兩個進來書齋,示意坐了,說道:“適間我與洪亮查檢了王立德遇害的房間,一時還猜不出那毒一藥是如何下到茶壺里去的。洪...[瀏覽全文]

  •   天一亮早行升堂。門子來報唐主簿告假,又說范仲至今未來衙里簽到,想來是人還未回蓬萊。狄公答道“知道了”,問堂下可有人鳴冤投訴,擬欲退堂。  話未落音,一個五十歲光景的人一瘸一拐,兩手各持著一根細竹杖走上堂來,費力...[瀏覽全文]

  •   出了城西門沒五里地便見一片旖旎春一光 ,繁花生樹,斑鳩啼飛,麥田如茵,碧渠潺潺。農夫們正在田里忙碌,官道上下并無一個閑人。狄公率四名街役從官道上飛馳而過,沒半個時辰,便到了范仲的田莊。  田莊外有一棟茅屋,狄公下...[瀏覽全文]

  •   曹家宅院在石碑村東頭,與范家田莊毗鄰,兩下雞犬相聞,炊煙互招,但老死不相往來。難怪淑娘從沒見過曹英。  淑娘引路到了曹家宅院的大門口,狄公吩咐洪亮與淑娘就在大門口等候,他獨個去見曹鴻仙。  曹鴻仙聞童子報,說是...[瀏覽全文]

  •   午膳后,狄公吩咐備轎去白云寺。  白云寺在縣城東門外佛趾山下,山門兩邊各有一道清溪流出,如兩龍吐水,洗濯佛趾,極是形勝之地。寺內有僧眾百余人,住持僧圓覺法師,傳為真佛降世,故香火十分興盛。圓覺法師自去佛趾山半腰一...[瀏覽全文]

  •   且說喬泰、馬榮兩個騎馬出了西門,沿官道往奔小菩提寺――他們不帶一個衙役,怕人多氣雜,尾大不掉,反誤偵察。  小菩提寺山門緊閉,廟墻坍圮了好幾處。他倆遠遠在一株楊柳下系了馬,徒步行到廟前,又順墻根繞寺廟四周察看一...[瀏覽全文]

  •   馬榮、喬泰興高采烈趕回“陶朱居”,只見金昌一個在獨酌,卜凱則已醉伏在桌上,呼呼打鼾。  金昌揖禮道:“你兩人來得正好,快將這廝弄醒。我們已與玉珠商定,今夜她答允陪我們去逛番仁里,那里的小妖一精一們可迷人哩。” ...[瀏覽全文]

  •   在喬泰、馬榮回到縣衙已經半夜了。那條花船已羈押在內河口的霓虹橋下,喬泰從城東門分撥出四名士兵在那里看守。  狄公與洪參軍還在書齋議事,喬泰、馬榮兩個將適才發生之事一無遺漏地詳細稟告,又猜測道:“金昌一伙私...[瀏覽全文]

  •   堂下看審的百姓一陣嘩然,一個個睜大了眼睛望著大堂上的女子,議論鼎沸,狄公也咨嗟不已“肅靜!肅靜!”狄公連連敲著驚堂木。  堂下頓時鴉雀無聲,一個個豎直耳朵,伸長脖頸靜聽狄公問話。  “原來是顧夫人。你丈夫來衙門...[瀏覽全文]

  •   退堂后狄公獨自一個坐在書齋中啜茶,肚中不免又轉思起那宗黃金走私案子來。顯然,這里蓬萊縣潛藏著一個走私一團一 伙,而卜凱可能便是首魁――他是理財的圣手,于這腌營生,不是首魁也是要犯――罪犯們將黃金偷偷從海外運...[瀏覽全文]

  •   東門外日落時分起便亮出一片燈火,百姓早就聽說白云寺要舉行銅佛啟行慶典,一時萬人空巷,恰如潮水般涌出東門,來白云寺觀看盛典。  近午夜時白云寺外已圍得密匝匝水泄不通,百姓手上提著各種燈彩,匯成一片波濤翻滾的燈海...[瀏覽全文]

  •   狄公一行回到縣衙已經三更,唐主簿率眾衙員已排列在前廳等候,狄公吩咐唐主簿明日一早赍函去軍鎮炮臺拜見鎮將方明廉,會同審理黃金案,其余衙吏早早回去休歇。  (赍:讀‘機’,送――華生工作室注)  回進內衙書齋,洪參軍特...[瀏覽全文]

  •   牟平縣縣令滕侃直立在書齋的門后呆呆地發愣。只覺頭暈目眩,神魂顛倒,眼前飛星亂閃,什么都看不清楚了。他閉上了眼睛,慢慢抬起雙手壓一任太一一穴,劇烈的頭痛漸漸緩解,耳朵也不嗡嗡作響了。時已入夏,縣衙里午休后的衙役們...[瀏覽全文]

  •   飛鶴旅店座落在縣城邊上一條繁華的街道上。背后是一座小山崗,左首緊挨一家裝飾華麗的大酒樓。它門面狹窄,且裝飾素樸,不為行人注意。但它有著自己獨特的一套傳統經營方式,有悠久的歷史,有很高的聲譽――對旅客還有一定...[瀏覽全文]

  •   他們來到鬧市中一家大酒樓。高高的樓檐下掛出一排彩燈,彩燈上奪目赫亮五個大字:“四海美味居”。翠綠窗軒,朱紅欄柵,珠簾掀動時撲來一陣陣撲鼻的炸蔥的香味。  狄公和喬泰就在這家“四海美味居”喊了好幾味菜,足足灌...[瀏覽全文]

  •   喬泰忍不住憤憤地說:“老爺,我實在不明白你想干什么,那賊頭狗腦的坤山你卻信他一胡一 謅什么?別聽那鳳凰酒店有詩一樣好聽的名兒,它準是那奸惡偷盜人物的巢穴,放著那‘飛鶴’不去騎,來管人家的閑事,你明天還游不游山水名...[瀏覽全文]

  •   秀才領著狄公沿著僻靜的街巷向北門走去。  “白天那沼澤地里走的人多嗎?”狄公問道。  秀才回答:“很多,一早那兒就人來人往,很是頻繁。農夫挑菜進城販賣都得走過那塊沼澤地。不過,一到晚上那兒就很冷清,很少有人行...[瀏覽全文]

  •   在門很快就開了。老管家一見狄公就象迎得了個活菩薩一般高興。  “老爺派人到客店找了你幾次,還留下口信。沈先生,老爺一直在等著你。”  他將狄公一直領到滕侃的內衙書齋。滕侃正靠在太師椅上打盹。銀燭臺上兩...[瀏覽全文]

  •   狄公和秀才離開鳳凰酒店去沼澤地之后,喬泰與排軍兩個又喝了幾杯酒。他倆談論著近幾年來朝廷用兵的事,很是投契――排軍最喜歡聊的還是打仗的事。  “既然你這般喜愛行伍生涯,”喬泰問道,“那你又為什么離開了?”  ...[瀏覽全文]

  •   喬泰哼著小調回到了鳳凰酒店。他發現酒店里空蕩蕩的,只有艷香一個人在那里掃地,一臉不高興的樣子。見了他進來,便問:“秀才上哪兒去了?”  “反正死不了!”他答道。說著就在一張破藤椅上小心翼翼地坐了下來,“哎,沏一壺...[瀏覽全文]

  •   狄公一夜 沒睡好。樓上留給他和喬泰的簡陋的房間只夠放兩張破舊狹窄的木板床 ,木板床 的上下里外爬滿了臭蟲、虱子,屹蚤在跳,蚊子在飛,這個情景狄公如何能夠睡著。喬泰則不在乎,他干脆就躺在兩張床 間的地板上,頭頂靠著...[瀏覽全文]

  •   狄公走進店堂時,排軍站在柜臺旁正和一個衣衫襤褸的老乞丐說著話,酒保在為他們敬酒,艷香蹺起著二郎一腿坐在一旁正在那兒剪指甲。  “一胡一 子哥,快來!”排軍高興地叫道,“我有好消息告。你聽這個老家伙說吧!”  老...[瀏覽全文]

  •   艷香正等著狄公。她已換上了一條海藍皺錦摺裙和一件玄色輕紹夾衫,頭上松松地挽了一個墮馬髻,插了幾枝亮閃閃的簪子。鉛粉胭脂雖是次等的,但一經涂抹竟很增得幾分光鮮。  店堂里沒有別人,午飯剛過,大家都上樓睡覺去了...[瀏覽全文]

  •   狄公將他的大紅名帖遞到牟平縣正衙大門。不一會街里走出一個參軍,說道:“潘總管請沈先生內廳敘坐。”  潘師爺將一大堆公文函卷推到了一邊,請狄公就在書案對面坐下。他拿起一把茶壺給狄公倒了一盅茶,然后哭喪著臉說...[瀏覽全文]

    頁次:1/11 每頁30 總數306    首頁  上一頁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大唐狄公案推薦

網站統計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