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長沙小吳門出城,向東走去,一過了苦竹坳,便遠遠的望見一座高山,直聳云表。山巔上一棵白果樹,十二個人牽手包圍,還差二尺來寬不能相接;粗枝密葉,樹下可擺二十桌酒席,席上的人,不至有一個被太一一曬。因為這樹的位置,在山巔最高處...[瀏覽全文]

  • 柳遲吃了一驚,忙低頭不敢仰視。老道教小道童將藥箱接過去;微笑點頭說道:“你今夜必已十分疲乏了!且去安歇了,明早再來見我?!闭f時,隨向小道童道:“你將來須他幫扶的時候不少。他此刻年紀比你輕,又系新拜在我門下,凡事你得提引...[瀏覽全文]

  • 柳遲獨自上前,向叁人磕頭行禮。叁人都像很注意的樣子,指著柳遲問老道:這小子那里來的?老道笑嘻嘻的答道:“這是我未尾的小徒?!彪S著略述了一遍柳遲的來歷。首先進房的那白一胡一 須老頭,端詳了柳遲兩眼,點頭笑道:“這個孩子...[瀏覽全文]

  • 話說老道聽了柳遲的話,正色說道:“道術自有高下,但不能由同道的口中分別。況分屬前輩,豈可任情評鑒?并且他老人家的本領,莫說同道的無從測其高深;便是歐腸凈明,相從他老人家七十年,也不能知道詳細。據歐一一凈明說:從來不曾見他...[瀏覽全文]

  • 話說萬二呆子見自己老婆,睜眼望河心,好像發見了甚麼東西似的;也連忙掉過頭,向河心一望,不覺大吃一驚!原來水面上,浮一件紅紅綠綠的東西,像是富貴家小兒穿的衣服;隨流水,朝魚劃跟前,一起一伏的淌來??纯戳鲾n來,相離不過幾尺遠近;萬...[瀏覽全文]

  • 話說笑道人忽然跑到義拾兒跟前,雙手將義拾兒的頭捧了。此時頭上傷處的瘢痕,已經脫落了;只是還不曾長出頭發來,然兩邊頭角上的旋紋,仍彷佛能看得清楚。笑道人仔細端詳了幾眼,拍義拾兒的肩頭笑道:“你不用急不知道你的親生父母...[瀏覽全文]

  • 話說陸鳳一一張眼見那跛腳叫化,身材矮小,望去像是一個末成年的小孩;一頭亂發,披在肩背上,和一窩茅草相似;臉上皮膚漆黑,緊貼在幾根骨朵上,通身怕沒有四兩肉:背上被一片稿薦,胸膛四肢,都顯露在外;兩個鼻孔朝天,涂了墨一般的嘴肩,上下...[瀏覽全文]

  • 話說陸鳳一一正扭著常德慶不放,忽聽得門外人聲嘈雜。陸鳳一一是在趙家坪,受了驚嚇的人;驚魂才定,又聽得有如千軍萬馬殺來的聲響,如何能不驚得連問怎麼呢,陸小青早已跑出客堂,朝大門口一望,見一大群的人,爭著向門里擠進來。陸小...[瀏覽全文]

  • 話說常德慶睡在漁棚里,被沙灘上一陣腳步聲驚醒了;睜眼一看,只見去討鏢的那漁人,鉆進棚來。常德慶慌忙坐起,心里惟恐不曾將鏢討回,不敢先開口問;只用那失望的眼光,仰面瞧漁人。漁人笑道:“這回雖則失事,卻喜你倒得了些名頭!彭四叫...[瀏覽全文]

  • 話說桂武聽了甘聯珠的話,口里也連說:“這事怎麼了?”甘聯珠躊躇了一會,勉強安慰桂武說道:“事已至此,翻悔是翻悔不了,惟有竭力做去!走得脫,走不脫,只好聽之天命;逃是不能逃的:好在父親和哥哥出門去了;若他二人在家,我等就一輩子也莫...[瀏覽全文]

  • 話說甘聯珠如夢如癡的,被桂武拉手,躥出頭門,不停步的跑了二里路。甘聯珠才定了定神,問桂武:“是怎麼一回事?何以祖母的杖打來,我正閉目待死,你卻能把我救出來?”別武笑道:“我那有這般本領,能將你救出來!這事真也有些奇怪。你當時...[瀏覽全文]

  • 話說甘瘤子因怕自己敵不過呂宣良,有意激怒他師叔楊贊廷。楊贊廷果不服氣,向甘瘤子說道:“呂宣良現專和我崆峒派人作對;我等要圖報復,也不必定要處置呂宣良。只要是他們練氣派的人,不問男女老幼;我等遇了,就得收拾他,就算是報復...[瀏覽全文]

  • 話說向閔賢見一般受了委屈的童生們,反來說恭維兩個小兄弟的話,來不及的揚手,止住大家的話頭,說道:“依諸君的話說來,我等竟成了主使的人,竟是謀反叛逆的人了。這還了得!我乎日率弟不嚴,以致他二人,做出這種犯上作亂的事;我已是罪...[瀏覽全文]

  • 話說周敦五被向樂山,打得一敗涂地,掙扎起來,見自己東家已陪??向樂山進里面去了。面子上更覺得羞慚無地!那四個健漢,原是陶家請了本地方幾個略懂得些拳腳的粗人,在家中一面做做零星瑣事,一面看管家財的;閑時跟周敦五學習 幾年,也...[瀏覽全文]

  • 話說洪起鵬受了向樂山一陣奚落。只氣得要將向樂山吞吃了才甘心!見向樂山提起腳就走,竟不來和自己一交一 手,這一氣更把肝都氣炸了!也顧不得緊守門戶,以逸待勞了;拔步趕將上去。洪起鵬練的是一種硬門功夫,不會縱跳,腳底下追人...[瀏覽全文]

  • 上回書中說到向樂山一偏腦袋,牽扯得那水桶粗細的屋柱,喳喳的響;房檐上的瓦,也嗶喇喇的一陣,掉了許多在丹墀里;連墻壁都震動起來!那些鄉紳保正,和捉拿向樂山的七個農人,都嚇得爭先往公所大門外飛跑。向樂山哈哈大笑道:“原來你們...[瀏覽全文]

  • 話說向樂山腳踏實地後,睜眼一看,認得是長沙城里的八角亭。兩邊所有的鋪戶,都關門深入睡鄉了;除大家門口懸了幾盞檐燈外,沒有一些兒燈火。道人向前走著道:“跟隨我來!”向樂山跟著走了一箭之地,道人停步指著一家小鋪戶,說道:“你...[瀏覽全文]

  • 話說向樂山勉強挨出火大門,行不到兩箭路,就昏倒在地。這時正是十月間天氣,曠野寒風,已是侵肌削骨。幸虧向樂山得的是火癥;在草地上睡了一夜 ,次日倒醒了。覺得肚中餓難挨!想想回到火里去,買些飯吃,又苦身邊一文不剩!料想這個沒...[瀏覽全文]

  • 話說向樂山見智遠急得汗珠直流,也嚇得不知是甚麼緣故。仔細向那熱氣蒸騰的池里一看,原來八百尾金魚,都張開??闊嘴朝天噓氣;水面上蒸騰的氣,就是那八百尾金魚口中噓出來的!智遠手中的米,擻下一把,金魚的嘴便合攏一下。起初噓出來...[瀏覽全文]

  • 話說朱繼訓見和尚能醫治自己已死的兒子,那里環顧得來順手上的傷呢?當下即把和尚引到朱復死的那房里。朱復的母親,正撫著朱復的一尸一痛哭。心里已不免有些恨外面不識時務的和尚,在這時候來化緣;打傷了人家當差的,還要人家主...[瀏覽全文]

  • 上回寫到朱繼訓在廣州被難,一尸一首為一眇目老尼運去為止。至於老尼是誰?一尸一首運往何處?以及朱大人、朱惡紫小姐、光明丫頭,究竟老尼如何保護脫險?都沒工夫交代。就是那個要化朱復做徒弟的和尚,畢竟是誰?朱復忽然失蹤,是否...[瀏覽全文]

  • 話說方濟盛見那一男一女,抱著兩孩悲哭的情形,很覺有些可疑,兩小孩一面抬起頭哭,一面用手極力撐拒,完全是平常小孩子不肯給面生人抱的樣子。小孩撐拒得越厲害,那一男一女便抱持得越緊,并都用背朝著方濟盛,似乎怕人看出破綻來。...[瀏覽全文]

  • 話說李有順見萬清和向里面高聲說:“你們還不出來,更待何時?”頓時疑心有人暗算,慌忙跳起來,退后了幾步。隨即朝里面一看,只見擁出一大群人來。仔細看時,原來不是別人,就是官軍圍剿時散逃下山的眾兄弟,共有二三十個人,連與自己同...[瀏覽全文]

  • 話說王氏和朱、一胡一 二人,一陣痛哭。萬清和的心腸,畢竟不是生鐵鑄成的!看了這種凄慘情形,也不由得一時軟下來了。長嘆了一聲,向王氏說道:“罷罷!用不著號哭了!不見得除了這兩個,便沒有中用的童男女!”王氏這才轉悲為喜,朱復、...[瀏覽全文]

  • 話說了因看了山上一逃一追的情形,認得在前面逃的,是清處觀笑道人的徒弟魏時清,后面追的,不認識是甚么人。暗想:“不問追的是誰?為的甚事?我既親眼過著笑道人的徒弟,被人逼迫,論情理總不能不援救他一番!且看:那追的追著了,怎生處置...[瀏覽全文]

  • 話說唐采九身不由己的,跟著那人飛跑,心里又是害怕,又是著急,不住的向前面那人喊道:“請你停一停!你教我怎么,我便怎么!”那人不但不答白,連頭也下回的,越走越急。唐采九氣得在后面亂罵,這人也只作沒聽見。唐采九明知此去,兇多吉少...[瀏覽全文]

  • 話說光明揚手止住唐采九道:“不要緊!外面吵鬧的夾著馬叫的聲音,必是有無賴之徒,見馬背上馱著兩包珠寶,馬的韁索,不曾系好,又沒人看管,以為是可以牽得走的!他們那里知道這兩匹馬,是公子花了重價買來的?親自教了三、四年,能解人意,登...[瀏覽全文]

  • 話說周敦秉正在他老母病在危急的時候,忽然走回家來。家里人驚喜,自不待言!他老母的病,原是因兒子急成的,危急的時候,忽見兒子回來,心里一歡喜,精神不覺陡長起來,病魔也就嚇退了好遠!周敦秉到床 前,安慰了他母親幾句,便從懷中摸出...[瀏覽全文]

  • 話說智遠聽了周敦秉的話,仰天打了個哈哈笑道:“居士果有這種能為,還用得著貧僧來多事嗎?不過貧僧也得去找一個幫手來才行。居士且將應用的東西備辦停當,貧僧去一會便來?!敝芏乇龁枎褪秩ツ睦镎?,智遠已轉身出來,引朱復...[瀏覽全文]

  • 話說朱復奉了他師傅的命,即時動身往一江一 寧。到一江一 寧的這日,即聽得滿城傳說:參將衙門里,捉拿了兩個女刺客,年齡都在二十上下,都生得如花似玉。一個是道姑打扮。不知為甚么事,要行刺參將慶大人?朱復一聽這種傳言,料知那...[瀏覽全文]

    頁次:1/6 每頁30 總數160    首頁  上一頁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江湖奇俠傳推薦

網站統計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今天